返回列表 發帖

被埋葬在優雅的墓碑下

每個早晨,她都選一套自己喜歡的套裝去上班。

    只有最要好的同事才會說:「你今天穿得很優雅呀。」她便優雅地微笑一下,算是辦公室中對最親密同事的最親密的回應了。

    優雅,它是我們女人常常要在現實生活中學習的一種東西:從做一個優雅的女孩開
始,一直到做一個優雅的母親,從做一個優雅而盡職的員工,一直到做一個優雅而文明的公民。

    其實,她的心原本是非常女人的。什麼叫做非常女人的心?那就是非常的敏感而脆弱。比方說,為了一點點微不足道的小事情也哭得一塌糊塗。在家裡,她有時候連看一個新聞報道都會掉眼淚,實在不好意思的話便聲明一下:「這是我的業餘愛好,你們不要管。」所以家裡人早就見怪不怪了。

    在公司裡,她就沒有這樣的特權了。有話說話,有理爭理,感情用事行不通,眼淚也不解決問題,除了讓被人更加看輕之外,一點好處也沒有。

    有一次,她和老闆討論一個問題,他有他的意見,她有她的主張,大家都在試圖說服對方,誰也不肯讓步。談著談著,老闆突然光火了,他說:「你同意也好,不同意也好,事情就這樣決定了,你必須執行!」

    這時候,她突然發現眼淚因為憤怒而湧了上來。在正常情況下,她是個靈牙利齒、頭腦清醒、反應極快的人。可是,當她需要竭盡全力去控制自己的情緒和眼淚的時候,她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的。她堅持不讓眼淚掉下來,所以只能堅持不說話,否則的話,將是兵敗如山倒,全盤皆輸的局面。

    於是,她優雅而有風度地對老闆笑了笑,然後優雅地離開,優雅地回到自己的辦公室,然後優雅地繼續工作,而套裝下面的她,正調動著全身的細胞、全部的靈魂來補那個頃刻之間便會造成的缺口。

    那是很久之前發生的事情了,現在的她,幾乎是沙場老將了。有時候,她幾乎感覺不到自己真實的喜怒哀樂,所有的天真和率直都被埋葬在一塊叫做「優雅」的墓碑之下。

    可見,女人的優雅是有代價的,就像一件套裝一樣,把人打扮起來也把人包裹起來。

    當然,你可以逃亡,可以投誠。如果你選擇逃亡,那麼,你便不再是一個優雅的女人。如果你選擇投誠,那麼你的心便會在優雅的圍牆之中漸漸變得粗糙和麻木。

    能夠逃亡的女人,雖然不再優雅,卻能夠自由。

    自由,對於一個優雅的女人而言,委實是一種奢侈。

返回列表